●因應CP腦洞關鍵字生成器而生的文章

●TAG: 倒數計時 / 第二回合 / 1cm

●大概是還滿隨筆性質的小段子!!!!!!

1cm


  接過從モモ手中遞過來的亮綠色坐墊,キド不自覺神經緊繃起來。

  就算剛從モモ口中聽見這句「我難得一大早起來收拾房間呢!團長妳就找個地方坐下吧!」過於振振有詞讓人倍感安心的發言,キド還是很難在這散佈雜物與乾淨程度未知的衣服堆中找到適切的容身之處。嗯,她本來就不應該期待如月モモ的房間會有多麼女孩子氣,光是從平日的品味而言她早就該把モモ從『普通女孩子』的行列剔除的。就算如月モモ最近火紅到幾乎要成為『16歲少女』的代名詞,她也不該期待對方會在少女心方面有所成長。順帶一提,就連她手上的這個坐墊格調似乎也……

 

  「我覺得那個很適合團長啊,跟團長的髮色很搭哦。」剛把手上易開罐拉環剝開,豪飲了一大口未知飲料的モモ這樣說,太剛好的時機讓キド擔心起自己的臉色是不是明顯的過於難看。「因為這樣我才特地從櫃子裡挑出來給團長的哦!」

  「哦,嗯,是嗎……謝謝妳啊如月……

  重點已經不是這太刺眼的顏色了啊!這上面像污漬一樣的花紋是怎麼回事呢!完全就像是要模仿乳牛花紋但徹底失敗的結果啊!妳到底是想從這麼奇妙的坐墊身上得到什麼呢如月!
  
  「團長要喝嗎?光是我一個人開來喝好像不大好意思耶。」

  「那是什麼?」

  「新研發的鳳梨口味可樂——」

  「嗯,其實,其實我有自己帶水,謝謝妳啊。」

  「團長妳也太客氣了!怎麼看起來這麼不自在啊?」

  
  「因為離我身後不遠處有一件被隨意丟在地上的成套的學校制服,今天是星期天啊,該不會是妳星期五回家後脫在地上然後一直放置到現在的吧如月」……事隔多日後想起來,キド還是為當時差點將這話脫口而出的衝動感到冷汗直冒。
  

  「大概只是因為我不常去別人家作客……

  「所以我是團長第一個交情好到會去房間裡玩的女性朋友嗎!」

  「嗯。可以這麼說啦。」

  「意外的讓人開心耶——」
  

  但是今日成行的目的倒讓キド打從心底快樂不起來。
 
  她看著モモ用豪邁得不可思議的姿勢將剩下的飲料喝完(這一幕若不小心在網路流出將會擊碎多少男女粉絲的心呢,還是會為如月モモ開發更不一樣的客群呢,キド至今仍不懂自己為什麼想得出這樣的問題),銀紅易開罐瓶身還特意用了醒目的字體標記口味,再次意識到正浸濕當紅偶像軟嫩雙唇的飲料滋味是多麼難以想像時,キド還是下意識倒抽一口氣,然後堅決地移開視線,要自己不准多想;既毀滅如月在心中的形象又不斷挑戰自己的膽識下限,要她親眼面對這樣的挑戰也太折騰人了吧。
 
  放下見底的易開罐,渾然不覺對面的友人才剛爆發完一場內心戰,神采奕奕的モモ在自己過於凌亂的房間裡站了起來。
  
 「好!那來開始今天要做的正事吧!打起精神啊團長!」
 
  如果能把這些時間拿來拯救妳的歷史,那是否也能讓總是因妳的考卷而面無血色的楯山老師更有精神一點呢?
  對於一些沒能及時脫口的話,事後キド總是希望自己能更有勇氣一點的話就太好了。
  

 ※
 
  站在穿衣鏡前,キド毫不意外自己必須拼命將衣角往下扯,才能使胸前鬆垮的布料顯得不突兀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演唱會LIVE的出場套裝之一哦!因為我挺喜歡的就請公司給我了!」邊幫キド打上背後腰際的蝴蝶結,モモ的臉越過她的肩頭探出,挨著她過於僵硬的臉頰映在鏡子裡,滿臉她完全不想知道原因的笑意,「真的是很難得的回憶呢!……雖然當時吐了三次,剛換上這件時也忍不住衝去廁所……啊不過當然有洗過!團長不要擔心哦!」
  
  是啊,看著身上這件只要稍微傾身便能將底褲一覽無遺的荷葉邊短裙,キド真的完全不覺得眼下還有什麼事更值得她去擔心的。
  

  「啊,這件真的很短呢,就算上台有做安全措施,但當初我穿的時候還是有點困擾……不過團長不用擔心走光啦!我們都是女生嘛!而且我剛剛其實有看到——」

  「不用說出來!我覺得這個話題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

  「……咦,好。」

  「為什麼妳回答的語氣很讓人介意啊!」

  「嗯,因為,大概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害羞且女孩子氣的團長,我覺得——」

  「真的不用說了!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我說真的!」
  

  在節奏凌亂的對話裡,キド越發混濁的腦海中除了羞恥心與懊悔與追究起如今事態的肇因以外,再也溶不進任何多餘的東西。大概是飽和了吧。大概只要再有多事的人稍微攪動一下,她的腦子就會失控地炸出超載的溶質了吧。
 
  說起來不過就只是懲罰遊戲一流的鬧劇。
  
  進入高中後,理科方面明顯跟不上課業進度的兩人,為了彼此砥礪,心血來潮做了個『互相比較期中考數學成績,高分者可以向低分者要求任何事!』的勵志約定。而她不得不穿上如月モモ初次LIVE演出的壓軸表演服一事也起因於此。
  
  在第二回合的比賽裡,她整整輸了如月二十分—–不管事情過去多久,現在想起來仍是叫人吃驚的差距,但長久來看似乎老天也只眷顧過如月的成績那麼一次——毫無它法,也沒有任何挽救的餘地,她只能一聲不吭地接受モモ開玩笑地說出簡直要她支付畢生羞恥額度的要求。
  
  至於第一回合的結果,她覺得兩人一起有默契地考了15分這事真的不提也罷。

  「來團長——右手自然一點!左腳小腿要打直!我要拍囉!」
  
  她可以的。
  
  「笑容太僵硬了啦,放鬆一點啊?」
  
  不過是穿著別人的衣服拍個照,沒什麼困難的。
  
  「眼睛看這邊!看這邊!」
  
  就算如月一直指使她做一些非得彎腰不可的動作,她也不需要太介意的。
  
  ……反正今天的如月都看過了吧……她內褲的樣子……
  
  「不要下意識躲開鏡頭啦,妳已經沒有能力了哦團長?」

  「我……我知道啦……

  「難得可以見識到這樣的團長,不多拍幾張真的很可惜耶。」拿著智慧型手機不停改變位置與角度的モモ,用一種讓キド完全不敢恭維的心態,珍惜著她完全不想面對的事情,「畢竟是依比賽結果而有的懲罰遊戲,搞不好以後我就沒這個機會了——」

  
  努力壓著裙擺不讓僅剩的尊嚴走光的キド,猛然想起一件她在意多日的事。
  
  「……這樣說起來,如月妳……是怎麼樣才能考到那麼高分的?」

  「咦?平常有在用功啊?」

  「……伸太郎幫了妳多少忙?」

  「欸,哥哥,就,幫忙解一些我不會的題目……

  「還有呢?」

  「欸,欸,還有……預習跟複習?」

  「然後?」

  「大概還有……考前猜題……?公式整理……?」

  「所以說這樣完全不公平吧!我身邊只有兩個也很不在行的笨蛋啊!如月妳這樣太犯規了!我們的約定該視情況做一些調整了吧!」

  「可、可是我也有付出努力……

  「那妳說說看伸太郎的考前猜題讓妳拿了多少分數。」

  「欸,好像至少有四五十分吧……

  「如月!」

  「對、對不起啦團長!可是哥哥那麼聰明,怎麼說我多少都會依賴他啊!」
  

  下意識收起手機,因應キド越發壓迫的氣焰,モモ在結巴與理虧之際漸漸退入房間唯一乾淨的角落。她完全沒預料到一身誇張華麗打扮的キド還能咄咄逼人得這般可怕。 
 

  「我……我可是扎實地把每一頁課本習題都做完的哦?」

  「這、這樣基本的我也有做啦……

  「每晚都用倒數計時器訓練做題速度的哦?」

  「這我就……

  「還特地多買了題目來做哦?」

  「這、這部分是哥哥幫我的啦……

  「所以不公平啊如月!」

  「對不起!不、不然這事就這樣作罷吧!而且我們年級不同,這樣比起來好像也意義不大嘛!我下次也會請哥哥一起教妳的!」

  「……呃,教我嗎,妳這樣說起來反而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不會啦,今天都穿成這樣了,想想只是請哥哥教一下功課,相較之下也沒那麼不好意思了吧。」

  「如月妳……

  「欸,等等,團長妳不要低著頭往後退啊,後面有東西會絆——」

  
  在遲鈍地想起扎進後腳跟與小腿的觸感大概是雜誌一類的東西時,キド早已被絆得失去平衡,仰天躺在柔軟的床上,手肘還撞上幾張散置枕旁的CD硬殼——緊接著而來的不是痛楚,而是想拉住她跌勢卻徹底失敗地一同撲倒的モモ的身影。
  
  兩張臉究竟有多近呢,在感覺到モモ鼻息的同時,覺得對方睫毛似乎輕輕掃過自己眼皮的キド運算出了1cm這個對她而言過於細微的數值。

  相隔1cm的兩個人代表著什麼距離或什麼意義,她從未體驗,也不覺得需要去想像。

  她時常與人擦身而過,但都是在隱蔽了關於自己的一切之後。那時候她甚至不覺得自己存在於人群裡,她去了哪從來不被目擊,從來不會有人特別去記憶,有一個總是拉低帽沿的女孩站在街角打量即將下雨的天空,又或是停在路旁為水坑所濕的褲腳懊惱不已。
  
  沒有人會在空無一物的地方思考起距離這事的。她向來習慣自己成為空氣,成為背景,當四周的人不因她而在意,她倒也不認為自己需要多慮;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向來不是她需要介意的問題,她鮮少成為值得與那個對等連接詞搭上的單位。以個體而言,她總是希望自己越稀薄越好,讓人群成為她的溶劑,讓她更消散一些,讓目光都透過她而去。
  不被注視也沒關係。
  
  而如今她竟躺在床上,與最近剛因新劇演出而佔據了每面電視牆的時下當紅偶像,在短暫的卻又長久到足以令她窒息的時間裡,以1cm這個她無法捉摸也無法形容的數值貼近。注視。
  是怎麼回事呢,她感覺到腦海裡咕嘟咕嘟地冒泡,負荷不了的情緒終於慢慢釋出了。過多的訊息量讓她連腦子停擺這回事都還來不及意識吧。
  
  「……啊,對不起!」匆忙起身的モモ神色慌張,兩手撐在失語的キド身旁,渾然不覺對方第一個動作是把掀起的裙擺向下扯平,「剛剛跌倒好危險啊,幸好背後是床……有受傷嗎?有壓到妳嗎?嗚,對不起啊我好擔心我太重會壓傷團長……如果我是牛的話團長就是竹子了吧……

  「…………妳不用特地去比喻啦,我沒事。」

  「沒受傷?」

  「沒有……應該只有手肘被CD殼撞出一點印子……

  「哪裡?我看看,手肘嗎?等等這不是破皮了嗎!」

  「沒關係啦,小傷而已啊,用不著擦藥……

  「不行!我居然讓團長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受傷了!我會負起責任幫妳包紮的!妳等我!」

  「妳在說什麼啦如月——」

  
  連起身都來不及,還抬著手肘傻楞楞地回著脫口一半的話,モモ早已靈巧地避開滿地障礙物,一溜煙衝出房間,將連負傷都稱不上的キド留在散亂的枕頭與棉被裡,洋裝的肩帶正因意外的衝擊而慢慢滑落下來。

 

  [END]

 

 


 

  對不起啊寫完覺得這根本就只是篇很私心的廢萌文……ლ(^ω^ლ)

  太久沒寫文了大概只寫得出這樣簡單的東西_(┐「ε:)_

  雖然說17歲跟16歲被分在同年級的可能性還是有的,但這裡還是姑且設定成キド長了一個年級……雖然這樣比賽好像很難成立(苦惱)

  只好請大家不要想太多了!用寬容的心包容可愛的モモキド吧!←

  謝謝閱讀至此!

 

創作者介紹

Prismatic.

蚯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ndy
  • 覺得kido對距離的思考那邊很有深度ㄜ~~~
  • 真的嗎謝謝sandy特地留言TOT!!!!!!!!! 我覺得這篇整個就是很私心啊一堆無關痛癢的小女生互動XD

    蚯蚓 於 2014/08/25 00: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