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EP6雛鳥貝阿朵為主
※微量バトベア(戰貝)


 Imitation

 

 獨自一人的茶局有落寞的味道。

 

 空蕩的房間裡只有一張白色的圓桌,一個屬於她的座位,和一把不知該冠上誰的名份、空空如也的椅子;四周的窗子都拉起了深紅色的布幔,在沒有劇本的空間裡,窗外的世界向來一無所有。她一身雍容華貴的絳紅禮服在單色的裝潢中格外突兀,但能如此另闢一室已是她身為棋子的極限。

 

 她的面前擱著一副完整的茶具。剛沖好的紅茶色澤深遂,茶香清新漫了一桌;甚至杯盤都成對的備好了,放在托盤上,只消注入茶水、烤些餅乾,配上兩顆愉悅的心、甜美的笑容,將會是一局難忘的下午茶會──如果不是只有她的話。

 事事成雙向來是魔女的習慣。兩人的茶會,兩人的棋局,兩人的遊戲,兩人的故事……翻過棋盤來說,寂寞之於她們是致命的毒,一旦不被第二雙眼睛所注視,魔女就不存在了。

 

 那為什麼她還能形單影隻地坐在這裡呢?

 

 圓桌上的紅茶被擱入一匙白糖,茶色的透明世界微微震盪。她看見自己的面容倒映,哀愁的表情柔柔扭曲。

 拾起銀製的茶匙,握柄上片翼之鷲的纹飾在指腹壓出印子;她慢悠悠地攪開糖水,顏色又淺了,自己淡淡的倒影彷彿化在裡頭。金色鬈曲的鬢角,西洋白肌的瓜子臉,熒熒的水藍的瞳仁,髮際的大紅玫瑰……熟悉的臉,但她不覺得是自己。

 

 


 『妳是貝阿朵莉切。』



 

 當她成為破殼的雛鳥時,第六盤遊戲的右代宮戰人給了她名字。

 她覺得他的眼神裡有憐憫,有期待,但似乎只是透過她在盼著些什麼,在遙遠遙遠她未知的過去裏搜索。這個世界好陌生,太多熾熱的感情和理所當然的責任,懵懵懂懂的她並不懂得如何應付──她只是被複製的棋子,虛有其表。

 有著右代宮戰人喜歡的樣子,卻沒有他喜歡的個性。

 


 『妳是誰啊?貝阿朵莉切才不會擺出這種表情。』

 


 ……陌生的魔女們冷嘲熱諷。

 ……最初她就背負著註定的枷鎖,沒有逃脫的餘地。

 


 『那個貝阿朵莉切再也不會復活過來。』

 


 ……而她被迫迎合那個形象,在無限的棋盤裡無限延續右代宮戰人的期望。

 


 『我已經把妳的謎好好地解開了。』

 


 不是啊。

 從來就不是她的棋盤啊。

 


 『……但是妳卻在那之前消失了。對不起。』

 


 所以現在,她才會在這裡。

 穿上他喜歡的禮服,簪起他喜歡的髮型,但卻說不出他想聽的話。

 

 

 她敬愛著身為GameMaster的父親大人,但後者卻對她的反應難以置信。他把她親手舖張的宴席置之不理,頂著一張她不知是失望還是生氣的表情質問起這場玩笑。但這本來就不是什麼玩笑呀,她說,我是衷心想為父親大人慶祝第六盤遊戲的落成。我哪裡都不會去,也不會憑空消失,一直都在這裡的,只要父親大人的棋盤一日猶存,我就一日不會離開──

 

 她似乎聽見了破碎的聲響,低頭一看才發覺自己手中的紅酒被打落在地,碎了一地透亮的紅花。

 

 她再也沒喊過一次父親大人。

 

 

 在種種寄望壓迫之下,她不得不回顧前幾局遊戲。千年的黃金魔女在棋盤中意氣風發地揚起煙管,無懈可擊的紅字如利刃抹殺每一樁藍字質疑,她甚至第一次看見右代宮戰人如此屈辱地節節敗退;那位貝阿朵莉切做出了她望塵莫及的完美棋局,是戰人甘願成為GM也不輕易死去的主因……這局千年的拷問向來只屬於他們,她只不過是意外的瑕疵品,連自在地抽根煙管都習慣不來,在黃金魔女逝去後成了最差勁的備胎。

 

 繫上黑色披肩的他抵達了她無法理解的真實。

 

 她又是為了什麼而出生的?

 

 

 她嘗了一口紅茶,卻不覺得剛才的白糖有好好地和入茶中;冷冷苦苦的,彷彿連寂寥都濃得滲入茶心,吃去所剩無幾的甜味,在失溫的茶水裏愉悅地化開──是這局一人茶會中最惡劣卻也最襯頭的佐料。

 

 失了品茗的興致,她擱下茶杯,感覺孤獨如杯裡的茶渣漸漸沉澱,積在她肩頭和胸口上,幾乎扼住鼻息。

 

 

 

 


 『在這島上只有你一個人。當然,我並不是你。』

 


 『而我卻將於此時此刻,在此地將你殺死。』

 

 


 『那麼……』

 

 

 


 『   我  是  誰   ?』

 

 

 


 黃金魔女最後的謎題以萬鈞力道貫穿一切。

 那是,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多麼奢侈又遙不可及的一個問題啊。

 

 

 身陷在寂寞的核心,緩緩地,貝阿朵莉切感覺自己被無形的流沙吞沒。

 


 【END】

 

 



※追記:此篇為在觀看EP6原作之前所寫的文章(漫畫的雛貝太可愛太揪心所以就忍不住寫了>__<)如有任何與原作相牴觸的矛盾歡迎指教;__;


 弱弱的後記:

 天啊真的好久沒寫文了,尤其是同人……連開Word都心懷恐懼的我是不是超糟糕!!!(爆炸)

 沒想到最近突然失足墜入海貓坑,還跌得不淺……記得海貓最初是在三年前接觸的,兩年前看完了動畫,當時都淡定淡定的幾乎沒什麼感覺,但最近一追完漫畫和部分原作,整個人愛的小宇宙就大爆發了(雖然從失去手感的文章裡看不出什麼端倪QQ)

 GM戰人好帥氣!!!!!!!!!(不要廚)

 雖然這篇仍然在試水溫,但希望還不是篇太糟糕的文章>__< 謝謝觀賞囉

 

創作者介紹

Prismatic.

蚯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andy Chen
  • 隱秋你好!:)
    稱呼用"你"就好啦,我還沒想到筆名,嗯嗯...(思索)還是先用英文名字"Sandy"吧!o_<*

    嗯嗯JBF指的是你創作的英米喲!:)
    話說我朋友傳簡訊說你把我的留言當成她了還一直向她道歉,這揪~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拿出放大鏡
  • OK~~

    居然是朋友嗎XDDDDD
    因為是嘉義人年齡也差不多,我就誤會是她的留言啦OTZ居然還被本人知道啦超級糗嗚嗚(抹臉)

    蚯蚓 於 2012/07/02 13:06 回覆

  • Sandy Chen
  • 隱萩你好~
    因為嘉義是個小地方-ˇ-
    不過是我之前興沖沖地傳簡訊告訴她隱萩的事(講得好像自己是變態?!///
    但是熱愛法英的她一直對我告訴她的JBF置若罔聞呢~~~ˊˇˋ*
  • 所以我才會誤會XDD
    興沖沖!!!!哇居然XDD
    大家各有所好嘛

    蚯蚓 於 2012/07/03 21: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